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行业遇冷不减进军热情

2020-07-19 06:10作者:redadmin


                原标题:行业遇冷不减进军热情,4家银行计划筹建金租公司!有何布局?上半年金融债发行大降六成            

                                       因疫情关系,受经济波动的影响和产业周期的影响,今年来金融租赁公司承受着一定压力,违约的情况逐渐增多,但并未减缓银行进军金租行业的步伐。

  7月14日,成都银行公告宣布,拟出资发起设立控股子公司成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此外,还有江阴农商行、广发银行以及青岛农商行计划筹建金租公司。

  不过,7月15日,穆迪-中诚信国际信用线上会议表示,根据统计,2014年至2020年上半年违约严重的22家企业中,共有106家租赁公司涉入其中,涉入金额共814亿元,整个租赁行业面临的信用风险在逐步加大。

  此前标普一份报告表示,中国的银行系融资租赁公司在全球航空业低迷的环境中有较大的风险敞口。这些公司大多是大型银行集团的子公司,母公司应根据监管要求在困难时期为它们提供支持。

  4家银行计划筹建金租公司

  银行一直都是金融租赁行业的主要力量。根据数据显示,目前共有73家金融租赁公司,其中多数是在2014年~2017年间设立,由银行控股或参股设立的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共计45家,占比超过六成。

  7月14日,成都银行公告宣布,拟出资发起设立控股子公司成银金租,注册资本拟为不超过20亿元,注册地拟为四川省成都市,成都银行持股比例拟不低于65%,其他股东尚在遴选中。

  今年5月,广发银行发布招聘公告,公开招聘金融租赁公司筹建组副组长;今年4月,江阴农商行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拟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议案;去年9月,青岛农商行在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低于5.1亿元、持股比例不低于51%设立金融租赁公司。

  “相比融资租赁公司,金租公司的‘含金量’更高,更受银行青睐。”一位融资租赁公司的从业人员表示,金租公司由银保监会负责监管,牌照比较稀缺;融资租赁公司则由地方政府部门负责具体的监管。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分别有17家和12家金租公司获得原银监会批准开业,2017年则降至10家。在金融监管趋紧的影响下,2018年锐减至0家;2019年牌照审批收紧,当年仅有1家开业,而今年以来也仅有中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获准开业。

  “融资租赁一般是中小企业的租赁方式,而金融租赁一般则是由大型金融机构来进行,其标的的大小额度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分析,“金租行业目前在国内发展速度相对较慢,在今年整体银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进军金融租赁行业无疑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主流金融租赁公司的盈利能力相当可观,以在A股上市的江苏金融租赁公司为例,截至2019年末,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 30.66亿元,增长25.82%;净利润为15.83亿元,增长26.56%。

  即使在今年第一季度,江苏金融租赁在疫情的影响下仍实现大幅增长,营收增长36.17%,净利润增长25.51%。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盈利状况在主流金融租赁公司中属于常态。

  “金融租赁作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一种方式,有利于更好的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这是银行对金租行业有投资热情的重要原因。”中银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银行系金租公司的优势在于广阔的客户资源,以及对于客户需求和风险状况的更深刻了解。”

  上半年发行金融债160亿元,同比下降61%

  评级机构惠誉博华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金融租赁公司发债规模有所下降。

  对于重资产特征比较明显的金租公司而言,租赁物往往集中于机械设备、生产线、航空设备等,因此对资金有较高的需求,需要在做到流动性安全的基础上进行多元化融资,并持续的获得优质资产。

  “股东增资、金融债、ABS,基本是金租公司补充资金来源的‘三驾马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金租公司发行的债券主要包括金融债、企业债和公司债,金融债一般是在金融机构之间完成,资金来源比较可靠、资金支配使用时间较长。企业债和公司债主要是融资租赁公司发行的债券。

  据券商中国记者梳理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金融租赁公司发行金融债仅为160亿元,而2019年同期为413亿元,同比下降了61.25%。

行业遇冷不减进军热情

  穆迪-中诚信国际信用线上会议表示,2020年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金租公司发行的金融债在上半年发行萎缩较为严重,

  2020年上半年金租的金融债发行量仅相当于2019年全年的1/4。

  中诚信国际分析上半年金融债发行金额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上半年金融租赁投放量不足;二是金租多为银行背景,上半年资金面宽松、资金成本较低,金租更倾向于在同业市场融得资金。随着利率未来的变化,预计金融债下半年的发行量会有明显提升。

  据统计,截至 6 月末银监会已批复但尚未发行的债券规模达656亿元,其中银行系491亿元,非银行系165亿元。依据市场储备量,预计今年发债规模较2019年下降不多或持平。

行业遇冷不减进军热情

  除发行金融债以外,今年以来金租公司股东增资也较为常见。

  根据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的信息统计,上半年共有5家金融租赁公司获准进行了增资。今年1月及3月,交银金租、交银航空航运金租两家公司注册资本均增加了55亿;3月,山东通达金租注册资本增加1亿元;5月,华融航运金租注册资本增加3亿元;6月,苏州金租注册资本增加5亿元。

  虽然金融租赁公司股东背景实力较为雄厚,但在频频发债、增资背后,仍需注意流动性风险问题。受疫情影响,实体企业面临较大的资金周转压力,金融租赁公司发行金融债有助于优化中长期资金配置,降低因资产负债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疫情未结束航空租赁风险仍存

  标普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银行系融资租赁公司在全球航空业低迷的环境中有较大的风险敞口。虽然中国经济的正常化速度快于其他国家,但截至2020年5月中旬,航班数量仅恢复到大流行前水平的60%左右。

  如果飞机估值大幅下降,租赁活动大幅减少或以较低价格签约,标普所评估的六家中国银行系融资租赁公司的资本充足率可能会减弱。

  一位分析人士表示,租赁公司主要面临的风险有两种,一是航空公司财务情况恶化要求推迟支付租金或发生租金违约,甚至是航空公司破产面临飞机收回;二是飞机资产减值、租赁价格降低,导致营收减少。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5月底,全球共有17家航空公司因疫情而申请破产或倒闭,范围覆盖全球各大洲,更多的航空公司仍在困境中苦苦挣扎,试图通过节省开支,缩减经营来维持运营。

  惠誉博华报告表示,开展航空、航运等周期性行业的金融租赁公司在疫情期间受影响较大,会面临着航空、航运公司破产、租金下降、订单推迟和取消等。虽然金融租赁公司信贷规模有小幅下降,但随着全国复工,也有不少订单、贷款合同落地,并无出现因经营受损而退出市场的公司。

  目前,国内的金融租赁大多数都拥有几十架到几百架飞机不等。工银租赁、国银租赁、交银租赁等在内的金融租赁公司飞机租赁业务也呈现高度的国际化趋势,全球飞机租赁资产排名均名列前茅。

  穆迪金融机构部副总裁、高级分析师孔祥安称,本次疫情对中国的航空租赁公司影响较小,如中银租赁等公司的市场敞口主要是在国内,这与国外的飞机租赁公司非常不同。国内航空业已经开始复苏,虽然与疫情之前还有差距,但是现在的客运量已经可以给航空公司带来一些现金流,去偿还之前逾期的租金。

  总体来看,尽管金融租赁公司可能因航空公司交通流量骤减、营收下滑出现租赁资产资金逾期,但由于国内航空业复苏较快,且有母公司银行提供部分资金支持,受到的冲击较为有限,短期内较为可控。

  根据银保监会的规定,银行母公司必须在需要时为其融资租赁子公司提供资本和流动性支持。集团的支持包括资本注入,避免在轻度到中度的飞机贬值情景下可能造成的资本不足。

  丁孟表示,“航空业相关在疫情期间所受的冲击相比其他行业都会大一些,因此相关的投资风险敞口更大,是一种正常情况,还是应该履行正常的风险识别和处理流程。”

标签:

标签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